当前位置:首页 > 知识 > 正文

8岁小姐妹上路当协警是在羞辱整个成年社会

2023-01-29 17:35:07 知识


(郑州8岁双胞胎姐妹坚持做交通协管志愿者是岁小上路不是一种残忍)

  郑州8岁双胞胎姐妹坚持做交通协管志愿者,这一新闻上了郑州某报的姐妹警羞头版,还配了一张照片:雨后湿路,当协两姐妹各拿着一面小红旗,辱整站在路当中,个成拦住了一辆骑行中的年社摩托车,两姐妹一脸幸福的岁小上路微笑……(10月24日《东方今报》)

  也许这小姐妹真能如新闻所说,感动了整个郑州;也许真能让郑州人因此变得规矩;甚至于也许真能由此提高郑州人遵守交规的姐妹警羞文明素质……请问,是当协不是就有理由让这对小姐妹如此上路?

  若说有这样的必要,那也是辱整:大人犯病,小人受罪。个成成年人闹出的年社交通乱相,怎么能让这么幼小的岁小上路孩童来揽责?成年人管不住自己了,竟让一对不懂事的姐妹警羞孩子,冒着生命危险,当协站到大街上,来管束成人。孩子也许不知道,她们这样做,既是对成年恶习的娇纵,更是在羞辱整个成年社会。如果允许这种场景存在,那只能说明,这个成人世界很恶劣,这个文明社会很愚昧,这个现代城市很残忍。在这样的新闻面前,作为成年人的我,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羞愧。

  上路协管交通,肯定很累人,也很辛苦,夏顶烈日,冬迎寒风,尾气熏鼻,尘沙刮面,如果要招收交通协管员,不会没有年龄限制。小于16周年,那是违法的童工。这两个小姐妹的年龄,加在一起,只有16岁。当然,充当志愿者,体验一下社会生活,可以不受16岁的年龄限制,但前提必须是安全。站在路当中,横在车辆前,万一这车没刹住,那会是让人无法承受的危险。公然上演这一幕,就是公然允许违法。

  如果要问,谁该对这起不顾未成年人安危的违法行为负责呢?首先无疑是这对姐妹的法定监护人,没有她们父母的同意,她们不可能上路。这样的年龄,作不了自己的主。她们的利弊祸福,在法定意义上,是由监护人决断的。与其说她们小姐妹的觉悟有多高,无宁说她们父母对她们的安危有多么的不在乎,或说她们的父母利用她们的用心有多么的不寻常。如果这么当监护人而不思悔改,有关部门完全可以依法剥夺她们父母的监护人资格。尤其是在类似小悦悦事件不断拷问监护人责任的时候,再放纵监护人的监护尺度,恐怕遗患无穷。

  结论就是,无论依据哪一条理由,都该请这对可爱的小姐妹离开险相环生的路口,属于她们享受的,不是通行安全的社会责任,不是遵守交规的公共道德,不是文明出行的市民素质,而只是她们自己安全而健康的成长。(作者:慕毅飞)

责任编辑:hdwmn_ctt

最近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