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 > 正文

我从“中国听证帝”身上读出悲哀

2023-01-29 16:12:14 百科


  他是从中普通市民,从事法律工作,国听常报名参加昆明听证会,证帝被选中的身上几率高达90%以上。在昆明去年举行的读出100多场听证会中,他参加了70场,悲哀在短短不到2年的从中时间里,这位名叫刘爱国的国听律师一共参加了110场各种听证会。由此,证帝他被戏称为“中国听证帝”。身上刘爱国称,读出每次听证的悲哀红包在100-200元之间,他不是从中为了红包,而是国听因为对公务员参加听证会数量超90%感到不满。(10月26日《生活新报》)

  没有悬念,证帝也不算什么新闻,只不过刘爱国一年参加的听证会次数未免过多了一些罢了。所以我认为,“中国听证帝”这个封号,网友也别先这么轻易就发出,保不准还有更该“称帝”的听证专业户原本就躲在暗处,只是没有被媒体报道出来而已。刘爱国今年52岁,若称其为年长的听证专业户,我看也不算。因为,成都那名在7年间参加了19次听证的胡丽天,人家可是63岁的太婆,本该抱孙子颐享晚年的时候,偏偏去为听证事业贡献余热。

  之所以网友这次照样反应热烈,估计是“中国听证帝”这一名称,将民众身上的那根原本脆弱的神经给撩拨得太直接、太明显,才导致这次民众对早已审丑疲劳的“听证秀”再一次这般上心,而且持续不断地在各类扯眼新闻迭起的缝隙中执著抛“网砖”。但我仍旧要说,刘爱国这次可能被网友冤枉了。虽然他说“不为钱、只为听证”不足信,但他一年听70场会却说明,他仍是那些举办听证会的机构手中的一枚棋子。只不过这“棋子”因懂法律而显得更有表面光环。每次他报名听证,相关部门乐见“熟脸”,于是,他在会上提相反意见时,相关部门也始终以“笑脸”示之,乐于在“不采纳”中享受政策主导的快感。

  所以,即便有关举行听证会的机构的官员没有戏弄刘爱国的意味,实际上,也是一次复一次地举行“民意作秀会”,“听证会是为涨价而开”的道理民众早就明白的。事实上,这也是当前愿意参加听证会的代表越来越少的根源,也是公务员冒充百姓去参加听证会,比例甚至超过九成的原因。从这个意义上说,刘爱国和一些为百元红包折腰的听证专业户们,也是悲剧性角色。特别是,我们虽然1年的财政收入有望突破10万亿大关,GDP跃居全球第二,但却把刘爱国这样的律师逼至为了百元红包而不怕受公权力戏弄的境地。

  事实上,这已足见像刘爱国这样的普通市民,他们在上学贵、购房贵、看病贵、购肉贵等高物价多重挤压下,日子过得很清苦、很憋屈。即便他还是一个算得上有较为体面工作的律师,恐怕日子过得也不舒坦。所以我个人认为,如果我们的听证代表能充分源自民间,能有效防止九成公务员去当“听托”,那么刘爱国不可能这么一次一次地被当作“听证花瓶”挑中;如果城镇非机关事业单位、非垄断行业的中小企业退休职工的养老金能有国家公职人员退休金基本看齐,也能月月入账数千元,那么他们是不会去自取其辱,去一次次表演“白反对”闹剧,受主办方洋洋自得表情的一次次伤害。

责任编辑:hdwmn_wyb

最近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