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警惕基层公权“私有化”

2023-01-29 17:44:11 热点

  《中国青年报》10月26日以整版篇幅,私有化披露了一名挂职中原某县县长助理的警惕基层北大博士生的博士论文内容,颇为触目惊心,公权如:血缘与姻缘构筑“政治家族网”;一把手拥有生杀予夺的私有化权威;晋升几乎是各级干部的唯一奋斗目标,为了政绩不择手段……

  这种权力私化图景值得警惕。警惕基层其形式有很多种,公权人们最熟知的私有化大概是权力“家族化”,诸如“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之类。警惕基层对此,公权冯博士的私有化论文作了非常细致而令人震惊的阐述:在其挂职的农业县里,竟存在21个政治“大家族”和140个政治“小家族”。警惕基层而政治家族之间并不割裂,公权往往以联姻或拜干亲的私有化方式不断扩大,几乎没有一个家族是警惕基层孤立的。有位县委副书记的公权干部家族大得惊人——妹妹曾任副县长,妹夫曾任卫生局长,姑老表曾任畜牧局长,而他们的子女、女婿更是一个不落地身居要职——海关关长、旅游局长、副区长、工商局副局长……

  由此,我又想起著名的“白宫书记”张治安,他就是权力“家族化”所培养出来的。其父张家顺调任县委副书记时,仍兼着镇党委“第一书记”,直等到儿子接班才罢手。儿子高升后,已退了休的老爸居然接了儿子班,重又当起镇党委书记——权力完全成了张家私有财产。据查,张家顺为官几十年,先后将兄弟、子女、女婿等十余人带上仕途,在安徽颍上县各重要部门任职。

  事实上,权力私化最常见的表现形式并不是“家族化”。官员大搞一言堂、谋政绩,在基层官场生态中,是更常见的私化手法。某医院院长私下批评县委书记不顾当地气候环境推行种苹果计划,结果话传到了书记耳朵里,书记马上指示卫生局长对批评者“3天之内免职”。这种将公权用于打击报复的做法,本质上就是官员将公权视为私权。前些年发生的“彭水诗案”、“五河短信诽谤案”等事件,都是这种性质。至于盲目投资追求政绩,则是擅自决策、以民脂民膏为个人仕途铺路的私利行为。

  农村基层政权为何更容易出现如此乱象?如何治理?人们习惯于将乱象归于“山高皇帝远”,但以我所见,在制度监督尚不成熟的背景下,人口素质与信息条件,恐怕是更大的原因。基层社会,群众监督意识远不能与城市居民相提并论,而舆论监督更是无从谈起。过往发生的“短信诽谤案”,正是媒体监督缺失下的产物。

  怎么办?老生常谈健全监督机制,显然于事无补。对基层监督的制度并不缺乏,关键在于谁来监督,怎么执行。鉴于基层政权乱象愈演愈烈、积重难返,各级国家机关急需拿出对策。而且又鉴于基层社会是社会稳定的基础,若不能对基层政权进行有效治理,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来源: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hdwmn_wyb

最近关注

友情链接